服务电话: 4001580128 官方微信
登录 注册

角 落



角 落——巢如熙


他穿着黑西装,神色犹豫地在一个破旧的小屋前,徘徊了好久。他停下脚步将手放在门把上又收回,再放上再收回,反复几次,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他索性坐在路边上抽起烟来,忆起了曾经。

他从小与母亲相依为命,他们的小屋就在这大城市的小角落里。小屋漏风,他睡觉总要蜷缩在床角。当环卫工的母亲每天深夜回来总会对着儿子一阵阵喃喃:“你不能像妈妈一样,不能。”语气悲戚,令他不忍。他在心里对自己说:“要带母亲走出这角落。”

他努力学习。母亲捡来的字典成了他的老师。每天同他母亲一道早早起床,看字典。母亲烧早饭他就在一旁拿着笔圈圈画画。他常常听不见母亲叫他吃早饭,母亲便夺过他的字典,拉他。他一惊,忙按住字典不放手,母亲也不恼,伸出手指要挠他的痒。他身子一缩,乖乖“缴械投降”。

吃过早饭,他拿过纸笔也教不识字的母亲几个字,母亲要走了,他一脸严肃:“回来我要检查的!”“是是,小老师。” 

于是无论多晚,他都在屋里等母亲回来。她也总会向他报道,接受检查。母子俩一问一答,时不时岔开话题聊聊天,笑几阵,为这寒冷的角落添了几分温暖。 

不知不觉他要上学了。母亲特地换了新衣送他,瘦小的他不哭不闹,给她一个坚定的微笑就在第一排坐定。每晚回家他总会告诉母亲今天学了什么,还会再考考母亲生字。做完作业,蜷在角落睡觉,给母亲讲班里的趣事,讲着讲着就睡着了。母亲笑笑为他掖好被角。

一路平安的念完了初中,他中考成绩不错。但他不愿上高中。母亲知道他担心钱,便从抽屉里拿出一沓新的百元大钞:“这是我这十几年一点点攒的,你用吧,你不该窝在这角落里的。”他点头收下去了职校。毕业后直接工作挣钱。

他从角落里开始努力。努力工作,双休有时也不回家,加班加点地工作。上司很开明,看他能力也强,就给了他小领导做做。他当时欣喜极了。脑子里回荡着一句:“我和我妈总算不用窝在角落里了。”

当他真正拥有自己的办公室,自己的下属,他才发现这角落外的水深着呢。他不得不学会这圆滑。他为了走出角落,但也开始怀念起“角落”来。他决定请一个月假陪陪母亲。

他灭了烟,站起身,不再犹豫,敲门“谁啊……”白发苍苍的妇人开了门。“妈。”他抱住眼前的妇人,“我想您,我想我的角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