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
400-158-0128
护眼模式
【学悦云工作坊丨后浪学习计划】复旦教授谈中印文化交流:西游的“唐僧”可不止一位玄奘

2020年7月19日晚,学悦2020暑期云工作坊的重头戏——“风咏讲坛2020暑期特别讲座系列·后浪学习计划”正式拉开帷幕,本次讲座由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中华文明国际研究中心主任、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陈引驰教授领衔,系列讲座的第一场是由陈教授主讲的《中印文化交流与佛教传播》,陈教授在中印文化交流史的背景下介绍佛教进入中国的最初背景。





佛教的传入是中国传统文化史上的大事。中国传统文化有儒释道三家,在这三家中,今人常常会忘记佛教是外来的传统。佛教进入中国发生那么大的影响,与儒道二家鼎足而三,这是如何实现的?陈教授本次讲座为大家介绍佛教最初传入的情况,由此了解一个外来的文化传统如何进入中国并发生影响。






本次讲授涉及五方面内容,即释迦牟尼与佛教的建立、佛教传入中国的时与空、佛经翻译与汉语的丰富、士僧交往与佛教的发展、西行求法与佛法的追求。


佛最初传播佛教的区域大致在恒河流域。释迦牟尼的“释迦”指释迦族,这个种族是印度本土的居民。佛出生于迦毗罗卫国,按中国人的说法,佛灭度的时间大约在公元前485年,大约与孔子同时。释迦牟尼最后抛弃了优裕的生活,成就更大的慈悲功业,佛经文献中记载这一转变的契机是四门出游,佛陀出东西南北四门而见生老病死之苦,最后在北门见沙门修行者而动念出家。佛陀觉悟之后,在波罗奈城外的鹿野苑初次讲说了自己所体悟的真理——“四谛”,即苦、集、灭、道,也就是苦、苦的原因、灭苦和灭苦的八种方式。释迦牟尼在三十五岁证道成佛后,大约有四十多年在印度传道,直到八十岁离开摩揭陀国王舍城,到达吠舍离城,在那里度过雨季,继续北行最后到达拘尸那迦城外的娑罗树林涅槃,佛陀最后告诉众僧,不要因为失去导师而迷失方向,要以法为师。这是释迦牟尼的生平与佛教最初的建立。


佛教大概是在两汉之际传入中国的,主要经由海、陆两条传播的线路。佛教要进入中国,首先要经过翻译,同时佛教留在中国文化传统里的一个深刻而伟大的印迹是随着翻译实践而逐渐进入并广泛蔓延于汉语之中的汉译佛经语词,渊源于佛教的词语中,最显见的是佛、菩萨、比丘之类,它们是从梵语等外语中直接音译转来的。汉译佛经语词分三种情况,其一是含有音译成分的词,如阎王,“阎”是音译,加上本土词汇“王”合成而成。又如“塔”是从梵文音译而来,而“塔”的词汇在中国又进一步被创造,形成了如“水塔”、“灯塔”这样的词汇。又如《水浒传》中的“母夜叉”,“夜叉”也是佛教翻译的音译词,指一种能啖鬼、速捷鬼。第二种情况是对中文原有词赋予佛教新义,如《爱莲说》中莲花“出淤泥而不染”,莲花是中国文人喜欢的花朵,但最初莲花并无“出淤泥而不染”的意义,在污泥中绽放清净的花朵,这是佛教尤其是大乘佛教的观念,如今却成为中国人非常熟悉的莲花意象。第三种情况是佛教带来新词,而为大家所习用,如四大皆空、五体投地、盲人摸象、空中楼阁等,都出自佛教的观念、故事和经典。


士僧交往是佛教进入中国文化主流的一个重要环节。大约在东晋,中国的南渡士大夫与佛教僧众发生了密切的交往,佛教才真正为中国士人所熟悉。中国文人最初对佛教是不屑一顾的,因此最初的士僧交流并不顺利。僧侣一开始是持努力接近中国传统的态度去的,如《世说新语》记载康僧渊目深而鼻高,王导常对此与之互开玩笑,士僧间深入的交流只有在这样的轻松氛围下才可能。而《世说新语》载支遁与孙绰见王羲之,王羲之根本不理睬支遁,等到王羲之出门,支遁拖出王羲之与之讲《庄子·逍遥游》,才引发王羲之的兴趣。支遁要打动王羲之需要用谈论《庄子》这部当时文人学士最倾心和熟悉的著作的方式,在这样的基础上才开始谈佛学。而一旦中国的士大夫开始研习佛经也是很厉害的,传说当时殷浩读《小品般若经》,就其中读不懂之处想和支遁讨论,结果支遁受王羲之建议而未赴约。可见中国文人学士开始研究佛经后也可以达到很高的水准,甚至令支遁这样的僧人却步。这些传统学问家的参与有助于佛教在中国的传播。


与外来的传入方向相反的一个了不起的举动是中国人的西行求法。这大概是从东汉后期一直到唐代的一个绵延数百年的过程。讲座举两个例子——法显与玄奘。法显在姚秦弘始元年以六十高龄自长安出发,经河西走廊,渡大漠,越葱岭,取道印度河流域而进入恒河流域,在印度学习梵文,抄写经律,后渡海至狮子国续取经本,从海陆几经漂泊在今崂山登陆,在东晋义熙九年抵达建康,这是一场了不起的旅行!法显回到建康后口述《法显传》,文字动人,从中可见这场旅程的艰苦与传奇性。法显到印度是求取佛教的“律”的,同时法显也为中国带来了《涅槃经》的译本,间接地在中国为后世“一切众生皆能成佛”的观念做了准备。玄奘则是通过陆路往返中印之间,在印度前后十多年,用梵文写了数部有影响力的论著,在曲女城的无遮大会上立论,经十八天而无人提出异议,成为公认的佛学大师。在出发十七年后,玄奘携回六百余部佛教经典,用其后半生翻译千余卷佛经,可以说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翻译家。玄奘西行的故事被记录在《大唐西域记》和《大慈恩寺三藏法师传》,在后世逐渐往神怪小说的方向发展,影响了后世的通俗文学。






最后,陈教授就佛教传统中的莲花意象、中国的西行求法者和翻译家、三武灭佛等话题做了进一步讨论,讲座在陈教授与学生间的热烈讨论中落下帷幕,本次讲座妙语迭出,干货满满,同学们在此次讲座中也获得了很多收获。





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下期讲座预告



扫码立即预约陈特老师讲座








意见反馈


对现有的文章不感兴趣?

希望看到哪种类型的文章?

扫码告诉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