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
400-158-0128
护眼模式
“无处不在”的《论语》,我们应该如何阅读?


2020年7月26日晚,学悦“风咏讲坛2020暑期特别讲座系列·后浪学习计划”的第二场在云端如期举行,本次讲座的主讲人是复旦大学中文系讲师陈特老师,题为《“无处不在”的论语与阅读<论语>的可能》。《论语》是中国古代读书人的必读书,也是“国民心理的总关键”,《论语》对中国人有非常大的意义,以至于我们总能时不时地与之邂逅,对这样一本“无处不在”的书,我们应该如何阅读?


陈老师的讲座包含四个部分:其一,《论语》是如何无处不在;其二,《论语》为何重要;其三,《论语》的特点和不同读法;其四,我们面对《论语》的态度和取向。




01

《论语》是如何无处不在

《论语》的无处不在体现在中国人取的名字上。人名是有时代性的,古人取名字很多时候就会从《论语》取名字。如著名美学家王朝闻,其名出自《论语·里仁》中“朝闻道,夕死可矣”。又如复旦前辈教授金重远,其名出自《论语·泰伯》中“任重而道远”。很多著名的人物,如胡三省、陈省身、于省吾等,这些名字都是出于《论语》。又如胡三省字身之,其名与字都出自《论语·学而》“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又如韩愈字退之,“退之”也是出自《论语·先进》“由也兼人,故退之”。又如著名园林专家陈从周,“从周”出自《论语·八佾》“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李宗仁字德邻,德邻出自《论语·里仁》“德不孤,必有邻”,指一个人有道德就不会孤独,而儒家最重要的道德是仁,这又称为李宗仁的名字。又如孙立人、黄达人,这两个名字都是出自《论语·雍也》“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论语》也体现在中国的校名和校训上,如“立达中学”,这个名字出自《论语·雍也》“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辅仁大学”出自《论语·颜渊》“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又如校训,复旦大学的校训“博学而笃志,切问而近思”就是出自《论语·子张》。香港中文大学的校训“博文约礼”出自《论语》“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无大过矣”。明代顾炎武论“圣人之道”,认为其中最重要的是“博学于文”、“行己有耻”,“行己有耻”也是出自《论语·子路》,而这位顾炎武最重要的著作《日知录》的命名也是出自《论语·子张》中“日知其所亡,月无忘其所能,可谓好学也已矣。”与《日知录》相似的笔记体著作——王应麟的《困学纪闻》中,“困学”也是出自《论语·季氏》“困而学之”。能够集中呈现朱熹和王阳明思想的《近思录》和《传习录》,其书名分别出自《论语·子张》和《论语·学而》。直到今天,“学悦”这样的名字也是出自《论语·学而》“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可见《论语》真是无处不在。



02

《论语》为何重要

《论语》为何重要?《论语》最早也最权威的定义出自《汉书·艺文志》:“《论语》者,孔子应答弟子时人及弟子相与言而接闻于夫子之语也。当时弟子各有所记,夫子既卒,门人相与辑而论纂,故谓之‘论语’。”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孔子的学说成为中国古代的官方意识形态,所以《论语》的重要性首先在于孔子的重要性。《论语》的重要性也是由于它的基础性。中国传统学问“四书五经”中,“四书”比“五经”简单,而“四书”中最简单的又是《论语》,所以汉代的孩童最早读书就从《孝经》和《论语》开始。这本书十分重要,又非常基础,所以《论语》是如此重要。金克木先生有篇小文章叫《书读完了》,它告诉我们其实天下的书层次是不一样的,有的书是“书的书”,“几乎无人不读的书”,这些书必须读,不然就不能知道堆在上面的无数古书,《论语》就是这样的书,必须读,而且要先读。




03

《论语》的特点和不同读法

《论语》应该怎么读?读书要有先后,首先要把《论语》的语言文字读懂,需要借助前人的解释,同时要知道并不一定每一章都有明确的解释,因为《论语》如此重要,又有很多的不确定之处,这些不确定之处经常就会引来历代学者进行一些创新性的解释,这些“创新”有可取和不可取的,大家需要加以分辨。对于如《论语》这样的核心原典,很多时候,对一个词的解释是和整个思想系统联系在一起的。如对于《论语·公冶长》中“弗如也,吾与女弗如也”中的“吾与女”就有“我和你”、“我同意你”两种意思,这两种意思的文例在《论语》中能找到,但朱熹《四书章句集注》中只用了“同意”一种解释,他认为其中“一”是事情的开端,“十”是事情的终点,颜回是看到了事情的开端就知道终点,子贡是看到开端后需要一定努力才能到达终点,这两者其实都是“学而知之者”,而孔子是“生而知之者”,这是因为在宋代要将孔子解释为圣人,因此只能选取这样的解释,这是在原典上积累后人的思想的例证,朱熹的《四书章句集注》在明清成了考试的必读读本,《论语》上层累的朱熹的思想又影响了明清两代,这就是经典的意义。



04

我们面对《论语》的态度和取向

“六经注我”,可能是经典的一个宿命。很多人拿着《论语》来讲他自己的思想,比如明代的藕益智旭,把《四书》、《论语》、《老子》、《庄子》都注了一遍,但都是用来发挥他的佛教思想。这样的书也是有价值的,但其价值不在於通过它了解原典,而是通过它了解注家本身的思想。


对此陈老师的看法是,首先,对于这样一部基础而核心的书,自然重要,我们当然要读;其二不必尊孔,但要尊重古人,掌握孔子的基本事实和文本;其三,尊重古人应该基于对文本和历史的较可靠的掌握;其四,对《论语》这样一条一条、关联相对不紧密的典籍,可以碎片式地、泛泛地读,不必追求“唯一正确”的解释,但要避免肯定错误的说法;其五,应当慎重选择读本,对同学们来说,可以推荐阅读傅杰教授的《论语一百句》、杨伯峻先生的《论语译注》、金良年《论语译注》、钱穆先生的《论语新解》;其六,最好能多读,反复读,由泛读而精读。




讲座最后,陈老师与同学们就《论语》与国家治理、思想家与政治统治的关系、读书的方法、《论语》与老庄的关系等问题做了讨论。陈老师的讲座干货满满,同学们都获得了很多的收获与启发。



往期回顾


【学悦云工作坊丨后浪学习计划】复旦教授谈中印文化交流:西游的“唐僧”可不止一位玄奘



扫码立即预约后续讲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