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下载
微信扫码咨询
(周一至周日9:00-18:00)
联系我们
复旦大学杨焄教授谈陶渊明的教子之道:作为隐士与作为父亲的陶渊明

杨焄 教授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中国文心雕龙学会副秘书长、中国古代文学理论学会理事、上海市语文教育与教学研究基地学术秘书。


说到陶渊明,我们通常首先想到的是他所创作的《桃花源记》、《归去来兮辞》、《饮酒》、《归园田居》等脍炙人口的诗文名篇,以及他在我们印象中的挥之不去的隐士形象。但这并非陶渊明的全部。



2020年12月13日,复旦大学杨焄教授做客学悦直播间,为学悦学子解读了陶渊明不为人注意的作为父亲的一面。陶渊明有五个儿子,他先后写下过《命子》《责子》《与子俨等疏》等诸多诗文,在《归去来兮辞》《五柳先生传》《和郭主簿二首》《酬刘柴桑》等作品中也时常闪现孩子们的身影。这些诗文中既流露出陶渊明的慈爱可亲和童心未泯,可以探究他在教导孩子成长时的关注焦点,同时也可以帮助我们更真切、更全面地理解陶渊明的隐士生活。



陶渊明一生中多次在隐与仕中间徘徊不断。对于归隐的原因,这是他的本性所致,仕途并非他心之所向,“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所以每次出仕都让他感到无比煎熬,“如何舍此去,遥遥至南荆”,“投策命晨装,暂与田园疏”。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出仕呢?陶渊明在诗文中毫不讳言是由于生活的负担,“畴昔苦长饥,投耒去学仕”,“余家贫,耕植不足以自给。幼稚盈室,瓶无储粟,生生所资,未见其术。”和现代人一样,作为五个儿子的父亲,陶渊明要养家糊口并不容易。


陶渊明最终遵循自己的内心,彻底归隐田园。但田园生活是极为现实并且艰辛的,回归田园的陶渊明需要亲自下地种粮食,像《归园田居(其二)》中所说“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只有通过一年每天起早贪黑的努力耕作,没有休息,才能获得收成,而且如此的辛苦得到的回报还不一定成正比,就像《庚戌岁九月中于西田获早稻》中所说:“田家岂不苦?弗获辞此难。四体诚乃疲,庶无异患干”。



不论是在出仕与归隐间长达十余年的徘徊期,还是后半生最终归隐田园时期,像现在的父亲一样,孩子对陶渊明来说都是安慰与欢乐的来源,对孩子的慈爱也频频在诗文中显现。如《归去来兮》中,回到家看到“稚子候门”,不由得“载欣载奔”;《止酒》中甚至直接宣称:“大欢止稚子”,爱子之心呼之欲出。


作为父亲,陶渊明对于孩子也寄托了希望,像《命子》中“夙兴夜寐,愿尔斯才”。但他也明白,自己弃官归隐将不能为孩子提供良好的成长环境。他的《咏贫士七首》前六首都折射了自己的处境,“倾壶绝余沥,窥灶不见烟”、“弊襟不掩肘,藜羹常乏斟”,但最后一首诗中的“丈夫虽有志,固为儿女忧”,却流露了自己不能为孩子提供更好的成才条件的忧念。他的《与子俨等书》中对几个儿子坦言作为父亲“使汝等幼而饥寒”,并引了东汉著名隐士王霸的典故,表面上在强作自我宽解,但对孩子们的愧疚感仍跃然纸上。


陶渊明对孩子的慈爱及诗歌呈现,在后世的文学史上引发了各种回响。例如杜甫在《遣兴》中让孩子背诵自己的诗,晒娃之后还不忘在《宗武生日》中表达对于他继承家业努力作诗的期待。李商隐的《骄儿诗》中以陶渊明的《责子》为参照夸赞了自己的孩子,并希望自己的儿子从军建功立业。苏轼在《洗儿戏作》中表达了希望儿子别像自己一样太聪明的另类希望,相对的钱谦益则在《反东坡洗儿诗》中与苏轼对着干,妙趣横生。


最后讲座在同学们热烈的讨论与提问中结束。杨焄老师对于陶渊明的教子之道的剖析,解读了作为温情父亲身份的陶渊明,为我们理解陶渊明提供了另一种思路与角度。


往期推荐


“正统”:解读三国时局和中国历史文化的一个关键词


2020年秋季学悦“风咏”讲坛系列讲座,学术大咖云集,精彩不容错过

卢康华博士品读中国书画艺术中的文学经典:从《兰亭序》到《赤壁赋》

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


2021春季&暑假课程预约二维码